首頁

行業動態

炙手可熱的“支付”創新 究竟路在何方?


從傳統現金、POS刷卡到支付寶快捷支付、銀聯在線支付,再到現在炙手可熱的二維碼支付、云閃付和Apple Pay,每一次支付技術的變革都讓我們為之尖叫。支付已不再是金融領域的“陽春白雪”了,了解它既是一種興趣,也漸漸成為一種必要。

在M0流通現金占M2總量的比例已從2004年10%左右降低至現在的不足5%的當下,似乎讓紙幣變得愈加無關輕重,貨幣電子化趨勢也變得勢不可擋。然而,眼下各類支付創新層出不窮,讓人眼花繚亂,有的比較成功,有的曇花一現,有的還只是萌芽,支付之路,究竟路在何方?

趨勢雖然無法準確獲悉,但凡事不預則廢,試圖“向前看點”多少會有些裨益,筆者在此試圖介紹支付行業的演變趨勢。

關于支付行業的發展趨勢,首先得看市場需求即應用場景,畢竟是需求決定設計,然后針對支付技術本身從效率提升和架構優化方面進行探討,最后再從支付使用后的數據沉淀價值和全球化視野進行分析。

支付寶

一、應用場景演變

所謂“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支付技術手段是基礎,但仍然更多只是一“域”,且必須適應全局的需求,所以站在更大的視角去關注支付場景演變非常有必要,也將是決勝關鍵。

在移動互聯網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的當下,線上與線下的界線日趨模糊,而支付技術本身也將勢必與應用場景更加密不可分,成為各條無縫生態鏈的一部分,這些場景生態鏈的未來走勢,即是支付的重心所在。故下面將通過介紹O2O、金融、社交這幾個現代生活剛需來窺探支付行業重點服務領域的“去向”。

1、O2O生態化

O2O更多的是個人生活服務的線上線下一體化,當下熱門的O2O在技術層面尚無太大本質提升,更多屬于資源性整合、重組產生的生態化效率提升。而完成這種范圍廣泛的生活服務資源重組需要強大的資本力量支撐,目前國內也只有已上市的互聯網巨頭能做到,且做得比較好,雖然這次O2O并購潮規模上還遠達不到“摩根20世紀初重組新大陸”的級別,但是也算得上轟轟烈烈。

未來這些O2O服務領域都將成為支付技術需要無縫對接的場景,支付技術本身也將隨市場需求而變。現扒一扒近年來O2O領域資本并購的三大巨頭BAT的路線:

(1)要想富,先修“路”:13年4月到13年底,騰訊阿里均連續大資金投資滴滴打車和快的打車,并趕在14年的春節前后上演了令人難忘的“打車補貼大戰”。百度則默默地修“易道”、投優步。

(2)要做大,得“拿地”:對O2O來說,地即地圖。先是阿里14年初全資收購地圖服務公司高德,接著騰訊立刻以第二股東入股四維圖新,至于百度,那地圖是早有的事了。

(3)有地、路,搞“第三產業”:同樣在那紛紛許諾一生一世(13、14年)的碧玉年華。關于旅游的看法,阿里戀上窮游、騰訊執手同城、百度攜手去哪兒;關于吃貨的追求,阿里注重口碑、騰訊喜歡美大點(美團大眾)、百度吃起糯米;對于健康的態度,阿里親睞中信(中信21世紀),騰訊堅持掛號丁香(掛號網和丁香園)、百度甘做醫護(網);若說文藝的偏好,阿里只愛文化光華(文化中國、光線、華誼)和優土華數、騰訊爭搶光華(光線華誼)檸萌、百度執著愛奇藝和星美,其實還有很多,不一一列舉。

生活無外乎衣食住行醫娛,在BAT這類O2O類巨頭火線布局下,O2O領域格局也就此變得在一段時間內相對越來越明朗。

2、金融一體化

大約在09年,一些前瞻的銀行家們意識到移動互聯網支付,可能在后面幾年成為對銀行業的一個威脅,但是浪花平靜后,支付似乎像已經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歷史使命一樣,僅僅成為大金融業的一個后臺輔助。

目前而言,隨著競爭加劇,金融支付業務本身已經稱不上是高門檻了,而此時的支付更多關注所依賴的大金融場景。未來隨著人均GDP的繼續增長,支付與個人理財、大資管(證券、保、基金、銀行理財、信托)、股權投資和交易、消費金融、供應鏈金融的結合也將更加緊密。

3、支付社交化

什么叫支付社交化?舉個例子,現在有些場合,已經不叫支付了,叫做送你一個紅包;很多場合,一個點贊、一個表情內涵中已包含用戶主動的支付意愿和實踐,表述了一種社交化的熱情、友好和支持。

也許在不久的未來,社交、商品交換、支付融為一體,并重新回到原始社會的物物交換時期了,但不同的是,未來的物物交換是將貨幣支付實現后臺自動化,而非遠古時那種不存在貨幣的物物交換。同時彼時也不再限于實物,交易對象將可以僅僅是一種情感。

上述趨勢的演進過程即為支付的不斷深度契合的過程,支付技術本身將隨之發展而漸漸后撤到后臺,最終變得有影卻無蹤!

二、內功三部曲

上述各類應用場景對支付過程的高度便利性和無感知性提出了越來越高的要求,但是支付本身仍然是金融屬性,具有金融安全的基本要求。支付業務的發展可以說是不斷在技術的發展過程中追逐便利與安全的動態平衡,每當支付便利與安全達到了一個平衡點以后,再追逐便利與安全的提升已然只是運營層面的效率提升,變得愈加徒然和力多功少,此時唯有進行支付技術結構化的革新才能重新推動支付安全與便利再次完成質的飛躍。

就如2011年前后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支付寶和銀聯分別推出互聯網無卡快捷支付,并使得支付體驗與安全的整體效能獲得巨大提升一樣;2015年前后隨著移動互聯網技術的快速普及,支付寶、騰訊和銀聯也依次推出了二維碼支付、HCE云閃付和APPLE PAY/SAMSUNG PAY,支付體驗與安全的整體效能又必然會得到更大的釋放。

再試想一下,也許在2025年前后,當移動智能終端(手機、可穿戴式設備)自身的智能化水平、計算能力和使用范圍均獲得了質的提升之后,那支付也勢必需要進行更為本質性的改善,因為那時使用環境已變化太大,任何運營層面的支付流程優化都已無法解決安全與便利的強烈訴求,此時唯有進行支付業務最本質層面的結構性重造,才能再次浴火重生。

當然其實也沒那么復雜,通俗點,就是“環境變了(市場),要求高了(安全與便利),身子骨也只能更加硬朗了(技術),自然而然,卻又別無他途”。

根據上面的討論,我們大致可以按照2011年、2015年、2025年三個階段對新時代下的支付業務進行探討,并將支付技術本身的演化分為“體驗提升、認證下移、結構革命”三段:

1、體驗提升

在該階段,紙幣使用逐漸減少,支付逐步實現了電子化。與紙幣相比,此時的電子化支付僅僅在形態和驗證手段上有所提升。具體如下:

(1)載體:從紙幣逐步過渡到了磁條卡、IC卡、U盾等電子載體,同時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逐步過渡到了互聯網無卡支付模式。

(2)驗證手段:從之前的人工核驗貨幣真假,過渡到了銀行卡安全密鑰的本地認證或服務器端聯機認證。在該階段,相關認證需要完全或大部分依賴貨幣中心組織(發卡行)完成認證。例如,針對目前較為普遍的互聯網無卡支付模式,每次均需要重復采集幾乎所有信息送往發卡行驗證和扣款。

2、認證下移

該階段通過對支付載體和媒介實施技術升級的方式來有效提高支付效率和體驗。與上一階段最大的不同在于中級階段實現了支付認證權限的部分下放,而下放的基礎是POS、手機、可穿戴設備等支付終端本身的智能化水平獲得較大提升。具體體現為支付載體和媒介的創新,如下:

(1)載體:逐漸從磁條卡、IC卡過渡到智能手機實體(如銀聯HCE云閃付、APPLE PAY\SAMSUNG PAY)、腕表、手環、眼鏡、頭盔、戒指、衣服等可攜帶或穿戴式智能終端,而在這些智能實物載體中的支付賬戶信息可通過“硬件安全域存儲”或“軟件加密+云端”方式存在。

(2)傳輸媒介:從接觸式刷卡逐步發展成為接觸式生物識別(指紋識別、人臉識別、靜脈識別等)和非接觸式電磁波,而電磁波又可分為可見的光線(二維碼圖像識別技術、虹膜)和不可見的短波(即常見的銀聯13.56MhzNFC閃的付技術)及微波(2.4Ghz的NFC技術)。

3、結構“革命”

現在的移動互聯網支付,都是基于原有傳統銀行卡技術的移動互聯網化的模擬復制和運營效率提升,并未真正實現從移動互聯網甚至物聯網技術角度進行徹底的支付模式重構。

隨著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技術的普及,支付環境將發生巨變,此時支付終端的智能化水平和計算能力,已經相比以前獲得了非常大的提升,支付終端理應主動發揮其自我計算的潛能,自行或者聯合其他智能終端形成分布式、集群計算能力,最大程度提升支付網絡整體效率和服務能力。而原有模式下的支付安全與便利效能瓶頸,則將通過智能終端的分布式運算能力得到大大解放和提升。

就目前來看,受到比特幣區塊鏈技術啟發的數字貨幣很可能在未來成為那個“火星人”。在那時,現有支付產業各方的角色都可能會被重新定義,當然,這一切都還只是相對遙遠的未來,這種“跳躍”也可說是驚險的一跳,且僅僅是眾多可能性中的一種。

顯然,根據上述對支付發展階段的劃分,目前國內支付技術應當尚處于“認證下移”的第二階段,該階段的穩固和進階還需要市場環境和技術水平的更加成熟和普及。

三、數據資產化

就像電影《鷹眼》里看到的一樣,大數據將形成新的智能。支付作為基礎性的行為支撐數據,只要沾上“生態”的陽光(此處生態,重點是強調數據的足夠完整),就必將“泛濫”得不可收拾。既然“鑒往”可在一定時期內和一定程度上實現“知來”,那么支付數據本身可能將變得價值連城,應用于征信,已經有了芝麻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等等;應用于公共報告,已經有了阿里巴巴時不時的各種公開數據報告,還有近期冷不丁地大“火”一把的各種微信數據公開課;應用于其他商業的精準營銷將潛力無限;應用于較新的商業如互聯網理財挖財和銀聯錢包的個人收支分析也勢必欣欣向榮。

所以,此處借用一句流行話語:“未來的數據尤其是支付數據很可能成為企業的重要資產”。而唯一的就是需要關注數據隱私問題,但是相信把握好度,在用戶意愿、體驗、價值相平衡的情況下,一定會產生巨大的市場價值。

四、全球化視野

“謀全局”的更高境界就是全球化生態體系競爭,隨著中國跨境旅游的大發展和人民幣的逐漸國際化,跨境電商和人民幣跨國使用將變得非常普遍,而且Visa和Mastercard也將直接激化支付業的全球競爭。國內支付行業要想實現質的提升,還是得站在全球的視野進行更為開放的布局,真正實現自身的“飛龍在天”。

五、結語

恐龍終究是要滅絕的但也活過很久,在支付行業不斷向前發展的過程中,唯有保持對“恐龍”體形的適當敬畏,并始終堅持“創新血液”與時代的共振,永無止境地追求天良與伶俐的動態平衡,才能最終成就支付企業百年夢。

(來源:億邦動力網)


一分赛车开奖计划